<table id="qvav2"><menuitem id="qvav2"><input id="qvav2"></input></menuitem></table>
  • <object id="qvav2"><option id="qvav2"><small id="qvav2"></small></option></object>
    <thead id="qvav2"></thead><thead id="qvav2"></thead>
    <i id="qvav2"></i>
  • <thead id="qvav2"></thead>
    weixin

    掃一掃!歡迎關注中國水電十局官方微信公眾平臺。

    四川省資陽市毗河供水一期工程

    汾西光伏電站項目

    山西芮城100兆瓦光伏領跑者項目

    1 2
    岷江報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行業資訊 正文
    中國能源報:讓世界最大水電站“送得出、落得下”
    2019-08-07 11:02:51 作者: 來源: 圖片來源: 點擊:

    三峽電站是當今世界最大的水電工程,舉世矚目。如何讓如此體量的三峽電站的電力發得好、送得出、落得下、用得上,是一道難題。

    由于三峽工程電力系統論證、規劃、設計工作量巨大,系統復雜,影響范圍廣,所以,黨中央、國務院及有關領導對其論證工作極其重視,組織了大量專家,進行了長期研究,反復論證。

    三峽工程電力系統論證工作歷時30余年,共完成系統論證、規劃設計報告50余卷。論證過程大體上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從1958年至1992年,為三峽工程可行性研究階段,期間開展了電力系統研究論證,從發電效益出發,論證了三峽電站建設的必要性和經濟性,并確定供電范圍;第二階段是從1992年至1995年,為三峽工程經國家決策后對輸電系統全面規劃設計階段,期間開展了優化供電范圍,確定了輸電方式、電壓等級、輸變電工程規模等工作;第三階段是從1995年至2002年,為系統設計的滾動研究階段,根據已確定的電網結構進行仿真計算和實驗模擬,校核三峽輸電系統的適應性和可靠性,同時根據電力市場的變化開展電能消納方案研究與調整。

    經過長期研究論證形成可行性研究(含輸變電系統規劃)報告,最終在1992年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上通過了興建長江三峽工程的議案。這是我國最高權力機關首次審議工程立項。

    三峽輸變電工程是三峽工程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使三峽發電效益得以充分發揮的基本保證。它不同于一般大型水電工程送出的規劃設計,其涉及供電范圍廣,建設持續時間跨度長,具有特殊的艱巨性和復雜性,是一項起點高、反映我國當代先進輸變電技術水平的巨大系統工程規劃。

    籌資方案審定時間緊迫

    三峽輸變電工程的籌資方案非常重要,因為當時全國資金緊張,遠不像現在寬裕。那時全國缺電的主要原因就是缺少資金建設電站,所以才有了集資辦電等改革措施。換言之,三峽輸變電工程建設資金的籌集是非常棘手的問題。

    當時籌資方案的審定工作時間緊迫。為了支援三峽庫區用電,四川長(壽)萬(縣)輸變電工程在1996年已經開工——這是三峽輸變電工程的第一個單項工程;同時,三峽樞紐工程進展順利,于1997年11月大江截流,為了滿足第一批機組投產送出,這就需要我們在1998年開始陸續開建輸變電工程,加之電網工程需要提前調試,所以,必需盡快落實建設資金籌措方案。

    為此,業主單位原國家電網建設有限公司(下稱“電網公司”)提出了《三峽輸變電工程籌資方案(送審稿)》(下稱《籌資方案》),并于1997年1月31日上報給了原電力部。隨即,電力部三峽工程辦公室(辦公室掛靠在電力部規劃計劃司,下稱部三峽辦)會同部計劃司、經調司對《籌資方案》進行了初步研究,并將研究意見向時任電力部副部長陸延昌做了匯報。

    1997年2月20日,時任電力部副部長趙希正主持召開了部長辦公會議,討論、研究《籌資方案》。那時部長史大楨因公離京,所以由副部長趙希正主持了部長辦公會議。部長辦公會議原則同意《籌資方案》,并明確了關于其測算依據:一是1994年國務院第44次總理辦公會議紀要明確的“三峽工程輸變電系統所需的248億元資金,按照'誰受益、誰負擔'的原則,可在直接受電地區加征電網建設基金(華中、華東地區從1999~2008年每度電征收在一分錢之內),并通過出口信貸來籌集”;二是1995年國務院三建委《關于三峽輸變電系統設計的批復意見》(國三峽委發辦字[1995]35號)批準的三峽輸變電工程總量,同時明確的三峽輸變電系統總投資按248.22億元控制;三是1996年12月26日國務院三建委會議明確三峽輸變電工程靜態投資275.32億元(1993年5月末價格);四是按照總理辦公會議紀要精神,三峽輸變電工程建設資金由征收的三峽電網建設基金、利用出口信貸、電網收入再投入以及銀行貸款四部分組成。

    對外統稱“三峽工程建設基金”

    部長辦公會后,由部計劃司牽頭,部三峽辦、有關司局和“電網公司”參加,根據部長辦公會的精神和要求,共同完善、補充形成了我們電力部的《籌資方案》。

    其中,關于三峽電網建設基金征收范圍和標準,我們部的《籌資方案》研究了如下方案:在直接受電的華中、華東地區現有征收的三峽工程建設基金(以下簡稱三峽基金)額度(即7厘/千瓦時)的基礎上,對上海、江蘇、浙江及湖北四省市再加征8厘/千瓦時,對安徽、河南、湖南及江西四省再加征6厘/千瓦時;四川省不再加征,只使用已出臺的3厘/千瓦時三峽基金。本方案可避免在非直接受益地區征收,體觀了“誰受益、誰負擔”的原則,且征收的標準在1分/千瓦時以內,符合1994年國務院第44次總理辦公會議紀要要求。

    關于起征年限。最初國務院第44次總理辦公會議建議起征年限為1999年,但考慮到以下幾個原因,我們建議做出適當調整:第一,三峽輸變電工程一般都要比機組更早一些投產,直流工程調試也需要較長時間;第二,盡量降低征收標準;第三,根據測算,如果從1999年開始征收,則1998年就需開行貸款16億元,若提前開始征收,則2000年前除長萬線外不再需要開行安排貸款。因此,我們建議三峽電網建設基金出臺時間是1997年,到2008年終止。

    關于征收方式,一開始國務院開會都稱為“三峽電網建設基金”,為了減少基金征收名目,我們建議三峽電網建設基金對外統稱為“三峽工程建設基金”,專項用于三峽輸變電工程建設,由國家電力公司負責管理。

    在三峽輸變電工程動態投資及其資金結構方面,按照我們部的《籌資方案》測算,三峽輸變電工程建成時的動態總投資是615億元,其中價差預備費257億元,建設期總的貸款利息79億元。

    在輸電價格及經濟效益分析方面,根據《籌資方案》,三峽輸變電工程全部投資財務內部收益率為12.2%,資本金財務內部收益率為11.4%,不含稅平均輸電價格為0.185元/千瓦時。

    在電價方面,最終國務院決定三峽電送到各省市的落地電價,原則上按照受電省市電廠同期的平均上網電價水平確定,并隨受電省市平均電價水平的變化而浮動。因而三峽電在經濟上具有競爭力。到2003年三峽發電時,當時全國普遍缺電,所以,各地都搶著要三峽電。

    電力部認為,上述《籌資方案》是可行的。在1997年3月19日經陸延昌副部長簽發后,電力部以《關于三峽輸變電工程籌資方案的請示》(電計〔1997〕146號文件)上報國務院三建委,請國務院三建委盡快審批。

    輸變電工程整體打包審批

    1997年12月25日上午,我隨陸延昌副部長參加了時任國務院副總理鄒家華主持的國務院三建委會議,審定三峽輸變電工程籌資方案及有關問題。出席會議的有時任國務院副秘書長周正慶、國務院三建委副主任郭樹言、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下稱國務院三峽辦)副主任李世忠、中國電網建設有限公司(即原“電網公司”,1997年6月3日改為此名)總經理周小謙以及國家計委、財政部、中國人民銀行、國家開發銀行等有關部門的負責同志。

    會上主要由李世忠副主任就三峽輸變電工程資金需求測算情況和《籌資方案》作了匯報。會議認為,《籌資方案》測算比較合理,符合國務院確定的籌資原則,比較現實可行,原則同意國務院三峽辦的匯報,建議總理批準。

    會議原則同意三峽輸變電工程資金需求測算結果,即根據1993年5月末價格水平審定的靜態投資275.32億元,動態投資為589.42億元。原則確定籌資方案安排為:三峽基金286.14億元;電網收益再投入72.52億元;開發銀行貸款91.78億元;利用外資(主要為出口信貸)138.98億元。

    鄒家華副總理在會上說,實施過程中如果電量增長速度等邊界條件發生變化,籌資各渠道的結構會有變化,可在實際執行中經審批后再作相應調整。

    會議還指出,“三峽輸變電工程作為三峽工程重要組成部分,在作為一個整體項目報國家計委備案后,列入國家固定資產投資計劃。其單項工程建設進度要與樞紐工程緊密銜接,由業主統籌安排,隨年度計劃確定”。這是一項重大改革措施,即在三峽輸變電工程整體打包審批后,各具體項目不再需要國家計委逐項批復,只要備案就行了。當時我們最擔心的就是單項工程一個個審批,可能會拖延時間,F在看來,三峽輸變電工程之所以能順利建成,當時采用的同期立項、整體批復、分步實施、滾動優化建設模式是功不可沒的。

    會議還明確,三峽基金對保證三峽工程建設起著最基本、最關鍵的作用,國家電力公司和財政部要繼續做好這項基金的征收管理工作,同時繼續實行現有對三峽基金免征(或先征后返)的稅費政策。這些都是好政策。

    此次國務院三建委審定《籌資方案》后,三峽輸變電工程投資規模、籌資方案、具體管理都已確定,支持政策也給了,標志著工程建設資金已基本落實。

    電能消納研究工作就緒

    為確保三峽電力發得好、送得出、落得下、用得上,1997年12月25日上午召開的國務院三建委會議還要求,由國家計委牽頭組織電力部等有關方面,盡快研究三峽電價和接受地區的電力電量平衡問題,同時繼續抓緊協調、落實與三峽輸變電工程配套的輸變電工程項目規劃和建設。

    為做好三峽電能的分配和消納工作,電力部(國家電力公司)要求1998年底提出初步研究成果。為此,原國家電力公司成立了由總工程師冉瑩為組長的研究小組,具體工作由公司三峽辦、計劃投資部牽頭,與電規總院共同組織中南院、華東院、西南院和清華大學完成。當時我具體組織了這項工作。

    當時我們確定了方案擬定的四條原則。一是最大限度發揮三峽水電站的發電效益,盡可能不棄水或少棄水。二是近期和遠期相結合。三是三峽電能分配要與各地區電力發展長期規劃相銜接。分配到各地區的電力電量,納入當地電力電量平衡,作為制定電力發展長期規劃的基礎。各地首先消納三峽電能,再安排其它電力建設項目,避免重復建設。四是三峽向三大網的設計輸送能力已經國務院三建委審定為:華中1200萬千瓦、華東720萬千瓦、川渝200萬千瓦,輸電設計能力應作為方案擬定的重要基礎。

    根據以上原則,在1998年12月底,公司計劃投資部和電規總院完成了《三峽電站電能合理消納研究(匯報稿)》,并向時任國家電力公司副總經理查克明做了匯報。公司領導充分肯定了研究成果,并以此為依據,向原國家計委基礎產業司、國家經貿委電力司做了匯報,那時國家經貿委電力司司長是史玉波。他們均肯定了《三峽電站電能合理消納研究》報告,認為報告對三峽供電區“十五”規劃編制具有重要指導意義。同時建議對報告中提出的三峽電力電量在八省兩市的消納值,以適當方式與有關省市政府、電力公司見面,讓地方政府對此引起高度重視,控制新開工項目,限制地方小火電發展。即建議我們與各省市溝通,看看大家有無意見。

    1999年2月,原國家計委組織專家對《三峽電站電能合理消納研究》進行了審查,隨后國家計劃委基礎產業司以該報告所作的結論為基礎,根據國家的產業政策和專家提出的意見以及一些邊界條件的變化,對三峽電站電能合理消納方案作進一步研究修改。2000年4月,原國家計委基礎產業司在井岡山會議上正式提出了三峽水電站電力電量初步分配方案。

    但2001年消納方案發生了重大變化。即2001年,國務院根據“西電東送”方針和廣東“十五”期間電力平衡需要,決定三峽(華中)向廣東送電300萬千瓦。為此,我們再次對三峽電站電能在廣東、華中(當時為華中四。┖腿A東的合理消納進行了研究,提出了《三峽電力在華中、華東和廣東的合消納研究》報告。

    同年,經報國務院批準,原國家計委正式下發了《印發國家計委關于三峽水電站電能消納方案的請示的通知》(計基礎[2001]2668號文件),明確三峽供電范圍調整為華中地區(包括河南、湖北、湖南、江西四。、華東地區(包括上海、江蘇、浙江、安徽四省市)和廣東,即三峽不向重慶送電,改為向廣東送電300萬千瓦。該文件給出了“十五”、“十一五”期間每年逐月三峽電力電量的預測和具體分配原則及辦法,并就電能的具體消納方式、電量電價等與三峽水電站相關的財政、金融政策給出了指導性意見和建議。

      朱總理點頭同意直流招標工作

    三峽輸變電工程中的直流輸電工程同樣值得銘記。

    當時經國務院三建委批準,三峽向華東送電采用三回直流方案。其中,三峽至常州±500kV直流輸電工程要配合三峽首批機組投產發電同步投入運行,是首批機組電力外送不可替代的通道。

    事實上,超高壓大容量直流輸電技術是三峽工程電力系統建設中的關鍵技術。但當時我國在這方面與國際水平有較大差距,并且三峽工程所選用的技術參數和性能要求,超過了當時世界上既有的建設和制造水平,屬于世界領先技術?紤]到三峽直流工程的重要性和復雜性,既要把三峽直流工程建成一流工程,又能為我國培養出自己的直流技術專家,所以,在國務院三峽辦、電力部的支持下,“電網公司”于1996年7月正式組建了國內第一家直流咨詢公司。該公司按照中外合作、中方多做工作、外方負責的方式,通過競爭選定了國際知名的加拿大泰西蒙公司作為本次直流咨詢的外國咨詢商。

    在“電網公司”的精心組織下,采取中外合作方式編制完成了《三峽至常州±500kV直流輸電工程換流站功能規范書》(下稱《功能規范書》),這是編制三峽至常州±500kV直流輸電工程換流站設備國際招標標書(以下簡稱《標書》)的基礎和技術部分的依據。1998年3月上旬,“電網公司”將《功能規范書》上報電力部待審。

    當時,《標書》計劃在5月發售,中間只有一個多月,所以時間非常緊迫。3月16日上午,在北京蘇源錦江飯店,國務院三峽辦、電力部共同主持召開了“三峽至常州±500kV直流輸電工程換流站設備功能規范書審查(初審)會議”。3月19日下午,《功能規范書》在會議閉幕式上通過了審查。這為我國今后的直流輸電工程技術和商務合同談判及換流站設計提供了依據和規范,說明我國已有能力進行超高壓直流輸電技術的咨詢和設計,改變了超高壓直流輸電工程完全依賴外國人的狀況,標志著我國直流輸電技術進入了一個新水平、新的歷史時期。4月22-24日,國務院三峽辦在京主持召開了對“招標文件”的審核會,會議對“電網公司”在《功能規范書》審查后的一個月中,完成了整套“招標文件”的編制予以充分肯定,會議認為“招標文件”基本符合國際慣例和邀請招標的有關規定,審查通過了“招標文件”。

    4月30日,朱镕基總理聽取國務院三峽辦主任郭樹言關于三峽資金及三峽—常州±500kV直流輸電工程換流站設備招標工作情況的匯報。國家電力公司副總經理陸延昌,總經理助理周小謙參加了會議。朱镕基總理點頭同意,這是很不容易的,因為朱總理的審查很嚴。

    9月5日,朱總理在國務院三峽辦《關于三峽輸變電設備招標采購問題的請示》上批示:“希進一步提高設備國內制造份額,加強對國內設備制造廠的監督。”這說明總理很注重設備國產化。

    三峽輸變電工程的直流工程建設中,攻克了直流輸電關鍵技術,逐步提高了國產化率,從而全面實現了直流輸電建設技術和裝備制造國產化,標志著我國電網技術跨入世界先進行列,為我國電網發展和大型水電開發及其遠距離、大容量外送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三峽輸變電工程共有單項工程92項,其中交流輸變電工程88項,包括線路工程55項(線路總長度6519km),變電工程33項(變電總容量2275萬kVA);直流工程4項,線路總長度2965km,換流站總容量1872萬千瓦。截至2007年底,三峽輸變電工程已全部投產,建成的三峽輸電系統結構堅強、潮流合理,確保三峽電力的全部外送和消納。

    另外,三峽電站地處華中電網的中部,具有地理上的天然優勢,對電網互聯可以起到樞紐作用。三峽輸變電工程的建設,加快了華中電網發展速度,形成了以三峽近區電網為核心的堅強區域性電網;三峽向華東輸電,促成了華中和華東兩個區域電網互聯;三峽與川渝聯網實現了四川水電外送;向廣東送電,實現了與南方電網的互聯。三峽輸變電工程的建成為全國聯網打下了重要的基礎,并在全國聯網中發揮了極大的促進作用。

    現在回頭看來,三峽輸電系統工程在系統規劃、調度運行、設備成套、設計施工、試驗能力、建設管理等方面取得了突出的創新成果:首次整體規劃設計并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技術最復雜的交、直流混合輸電系統,使我國電網規劃能力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pk10牛牛全天稳赚计划